吉林省四平市郎某涉恶案

郎某涉嫌寻衅滋事及涉恶案

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郭旭律师事务所接受郎某及其女儿的委托,指派我作为郎某案律师,接受委托后,我多次会见被告人,与公诉人就本案的辩护意见进行了书面沟通,通过近2天的庭审调查,本案的基本事实已经清楚,首先,辩护人对公诉机关、审判机关在疫情这种特殊的环境下,依然克服困难开庭审理此案,深表感谢,辩护人在尊重事实的前提下,实事求是的发表辩护意见,请合议庭慎重考虑:

第一,被告人郎某与被告人兰凤仪等其他被告人根本不是一个组织。

1、依据《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关于组织性的基本特征就是“固定”性,“经常纠集在一起”成为“固定”的基本标志,而我们再看本案,起诉书指控了8起违法犯罪行为,其中只有第一起和被告人郎某有关,其他犯罪违法行为与郎某无关,也就是说起诉书承认其他7起行为不是郎某纠集或者指挥的,既然8起违法犯罪行为中7起与郎某无关,那么何来郎某与其他成员经常纠集在一起?就算其他成员纠集在一起再有其他为犯罪行为,也不能把被告人郎某硬拉进去作为组织者。辩护人在这里强调,郎某和兰凤仪是在特定环境下,也就是拆迁不能顺利实施下的暂时结合,拆迁问题解决结合即不存在,没有固定性可言。

2、就第一起寻衅滋事罪来说,起诉书指控的郎某和其他被告人是基于公司的治理结构产生的公司组织,并不是以违法犯罪为目的产生的犯罪组织。四平市嘉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依法成立的房地产公司,案卷证据显示该公司至少在双辽建成了嘉宇富苑和嘉宇馨苑两个小区,所以客观的说,这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它的目的完全是为了开发房地产,并不是以违法犯罪为目的的公司。既然是公司,就得有管理者和职工,我们看,本案指控第一起犯罪行为中的其他被告人,他们大部分时间、大部分行为都是在从事公司的工作,所以不能把公司的组织性作为违法犯罪的组织性来处理。我们再来看看第一起案发的原因:拆迁!拆迁在我国一直是一个老大难问题,当年因拆迁引发的集体访、越级访几乎占了信访量的一半以上。20111月国务院颁布实施了《国有土地房屋征收与补偿条列》不再允许拆迁人、拆迁单位自行组织拆迁,一律由政府主导和实施,本按是条列实施后,双辽第一个征收补偿项目,本应由政府主导完成拆迁,在拆迁人已经交纳了拆迁安置费后,双辽市国土征收服务中心却几次找到开发商,令其自行组织拆迁并加快进度,为了不影响后面的勘察、设计、施工保障按时交房,开发商不得已采取了过激行为,目的是为了工程的顺利进行,不是起诉书指控的欺压百姓,任意毁损公私财物,更不是为了逞强耍威风。如果认真执行国务院条例,由政府主导拆迁,或者在交房时间上不是对开发商逼的很紧,或者不是个别拆迁户狮子大张口、漫天要价,一定不会发生过激的拆迁行为。在这里,辩护人提醒法庭,第一起案件不是以违法和犯罪为目的进行的拆迁,这一点使得过激拆迁行为不具备犯罪的主观特征,更与涉恶组织的目的性有根本不同。

综上,被告人郎某不但与其他人不具备同一组织性,其公司和本人更没有涉恶性,最直接的一点就是,在拆迁完毕以后,被告人郎某及其公司组织再也没有其他违法犯罪。

这里辩护人要强调的一点是,在其他7起犯罪中,虽然公司职工因为工作原因与拆迁户有过其它违法犯罪行为,但这些行为都证实与被告人郎某没有关系,不是被告人郎某组织或者授意的,刑法的共同犯罪要求行为人之间有共同的故意和相互配合的行为,否则不构成共同犯罪,按照此标准,尽管有些行为属于公司的职务行为,但犯意的发生和行为却属于个人的犯罪,不能因为郎某是法定代表人就让其承担组织者的刑事责任。同时,辩护人提醒法庭,按照起诉书的指控郎某只有一起犯罪,她又不是其它违法犯罪行为的组织者,把她排在犯有数罪的主犯被告人之前是不合适的。

下面,辩护人说说起诉书存在的“硬伤”,依据《意见》第九条的规定:“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至少应包括1次犯罪活动。对于反复实施强迫交易、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单一性质的违法行为,单次情节、数额尚不构成犯罪,但按照刑法或者有关司法解释、规范性文件的规定累加后应作为犯罪处理的,在认定是否属于“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时,可将已用于累加的违法行为计为1次犯罪活动,其他违法行为单独计算违法活动的次数。”本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郎某涉嫌寻衅滋事罪,根据起诉书的表述,该罪是由9起违法行为累加构成,依据《意见》的精神,该9次违法行为作为犯罪以后,不能再单独以违法行为记次数,否则就犯了对同一行为重复评价的错误!除非再有其他没有累加为犯罪行为的违法活动,才能构成多次,也就是3次以上,而我们看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郎某在第一起寻衅滋事罪之后,再无其他违法犯罪行为,所以起诉书在指控被告人郎某涉恶时,其具体指控却只有一宗罪,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本案的其他被告人构成涉恶组织是否正确,不作评价,但事实绝对不支持郎某涉恶指控,请公诉人在第二轮答辩时,对这一问题正面回答。

审判长、审判员,依据庭审调查得知,郎某创办的是四平市嘉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兰凤仪创办的是双辽市宇盛房屋拆迁有限公司,这是两个分别独立的公司,分别独立经营、独立核算,两个公司并没有隶属关系,从法律上讲不存在谁指挥谁,谁命令谁的权利,不能把两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存在亲属关系,就把两个独立的公司捏合成一个组织,从经营上讲,兰凤仪的公司就是负责拆迁的,郎某用兰凤仪是基于开发公司与拆迁公司有业务上的需要,反观本案,起诉书指控的大部分违法犯罪行为都是在兰凤仪的指使下完成的,这与他公司的性质负责拆迁有关,嘉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仅在自己开发的小区需要拆迁时才委托宇盛房屋拆迁公司负责拆迁,结束后又是各自经营,不能因为郎某与兰凤仪是叔嫂关系,就让郎某对兰凤仪拆迁公司的其他经营行为负刑事责任。

起诉书指控本案所谓的涉恶组织:“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这一指控与事实不符。郎某的嘉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双辽市公开发了2个小区,建房2000多套,建筑面积24万平米,完成了政府棚户区改造的任务,改善了双辽人民的居住环境,依据起诉书的指控只有9户未有搬回,这说明嘉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主要工作或者是目的在房地产开发,而不是以犯罪为目的的为非作恶、欺压百姓的犯罪组织,更没有扰乱经济和社会秩序,实际上是为政府完成了安居工程和县城改造,这怎么能说让人们毫无幸福可言呢?

第二、被告人郎某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寻衅滋事罪的主观意图要求是逞强、耍威风或者寻求刺激,在这种意图下,任意毁损公私财物才构成寻衅滋事罪。而本案毁损财物是为了达到拆迁的目的,意图是为了按照规划和建设进行施工,不致使工期过分拖延,不是以犯罪为目的,认定是否犯罪,不能只以客观行为为标准,同时还必须考察行为的主观目的,这样才符合主、客观相一致的认定犯罪的要求。

被告人所建的工程属于政府的棚户区改造工程,棚户区改造是带有公共利益属性、造福于民的工程,不同于商业拆迁,是在政府主导下完成的,被拆迁户理应配合,这是其一;其二,被告人的赔偿标准是按照政府发布的标准或者高于标准赔偿的,这时候如果被拆迁户为了多获得补偿而拒绝搬迁,导致工程拖延,我们虽然不便把这部分人称作“刁民”,但他们确实存在过错,正是他们这种恶意拖迁的行为,最终导致拆迁矛盾的激化,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的规定:“被害人对矛盾激化负有主要责任的不应认定被告人为寻衅滋事”。

审判长、审判员,我们不能把寻衅滋事罪作为一个口袋罪去滥用,应当准确适用罪刑法定原则来确定犯罪,行为和手段虽然过激,但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特别是不符合定罪标准的时候,就不能认定为犯罪,刑法,应当表现出它的谦抑性,这是刑法极其重要的原则。

第三、关于本案的财产刑问题。

涉黑和涉恶在财产刑方面有着巨大差别,根据《关于办理黑恶势力刑事案件中财产处置若干问题的意见》,涉黑组织采取的是没收财产原则,也就是说只要是涉黑组织的财产,不管是合法财产还是非法收入,一律没收。而涉恶组织只对其组织或者成员违法、犯罪行为获取的财产及其孳息、收益予以没收。我们看本案被告人所在的公司,几乎所有的收益都是通过销售房地产获取的,与起诉书指控的行为没有丝毫关系,该公司所建房屋从头至尾都有合法的手续,房屋利润理应是公司的合法收入,没有任何理由因为对十几户拆迁行为,而把公司所建全部小区的房屋予以查封、没收!根据该司法解释第6条规定,公安机关可以对犯罪嫌疑人实际控制的财产予以先行查封、扣押、冻结,但要没收、追缴,必须符合15条的规定,这两条规定的内容截然不同,不是公安机关先行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就一定被追缴、没收。、

在这里,辩护人请求法院在判决书中就被告人的财产予以厘清,就所查封房产如何处理给予明确、合法的裁决。

第四、被告人郎某有自首情节。

根据庭审情况得知,被告人郎某是在外地出差回来后,主动去公安机关投案,应当属于“主动投案”,而当庭,被告人又如实供述了全部情况,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的规定:“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后又翻供的,不能认定为自首,但在一审判决前又能如实供述的,应当认定为自首。”,该解释明确了只要被告人当庭如实供述就应当认定为自首,故,被告人郎某具有自首情节。

审判长、审判员,打黑除恶是党中央、国务院依据当前形势所做的英明决策,但是,作为司法机关首要任务是如何准确打击,做到不枉不纵,让案件经得起历史的检验,不为一时所左右。最后,辩护人以最高人民法院对顾雏军案的结案陈词做为本案的结尾,“要坚持刑法谦抑原则和证据裁判等原则,充分体现了人民法院实事求是、坚守底线、公正司法的坚定立场,以及依法纠错,不搞“一风吹”的明确态度。以维护法律权威,以彰显公平正义。”

 

以上辩护意见,请予以考虑,采纳!谢谢!

 

 

                                辩护人:郭旭律师

 

 

                                2020312

时间:2021-7-9 16:2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