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复核 物权争议 抵押但保
交通事故 大案解析 普法视频
首页成功案例
 
驳回检察院抗诉 内蒙古孙某寻衅滋事案

一、案情简介

2017年10月3日,孙某的父亲去卖甜菜,因为被害人插队而发生口角,遂打电话告知妻子家里不能回家吃中午饭了,这时,孙某和哥哥正在母亲身边,听到了父亲与人打架的情况后开车前往现场,到达现场后,孙某的哥哥遂于被害人发生打斗,在打斗过程中,孙某用石块投掷了被害人一下,后孙某、孙某的哥哥和父亲以寻衅滋事罪诉至法院。

二、律师辩护意见

孙某

无罪辩护意见

审判长、人民审判员:

北京郭旭律师事务所接受孙某本人委托,指派我作为其一审辩护律师,通过反复阅卷和多次向被告人了解案情,特别是经过今天的庭审调查,本案的事实已全部清楚,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孙某不构成寻衅滋事罪,应当无罪!理由如下:

一、本案矛盾系由被害人故意插队引发。

   案卷材料证实:

马彦民2017年10月3日15时自己陈述:“收购点也没管理好,只要有空地就往里挤,我和我叔伯弟弟马彦龙看见有块空地就往前挤,孙某某挡在我们前面不让我们过”

“孙某某骂马彦龙,马彦龙也骂他,二人互不相让要凑到一起打架,都互相用手推了对方,被拉开了”

孙某新2017年12月20日13时的供述:“孙某说我父亲送甜菜去了,我开着车去收购点找我父亲,我看见我父亲和年轻小伙子对骂,我问李强怎么回事,李强说他俩因为插队的是闹起来了,”

以上证据确凿证实,本案矛盾系由被害人故意插队引发,该矛盾不仅仅是简单引起双方辱骂而是进一步导致了双方有推搡等肢体冲突,被害人的过错符合《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的若干问题解释》第一条第二款但书的规定:“行为人因日常生活中的偶发矛盾纠纷,借故生非,实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但矛盾系由被害人故意引发或者被害人对矛盾激化负有主要责任的除外。”本案由被害人故意引发,符合但书的规定,故被告人孙某不构成寻衅滋事罪。辩护人要强调的是本案其实也不符合该条但书之前的规定,首先,该矛盾不是偶发矛盾纠纷而是被害人故意引起,第二,作为儿女的孙某新和孙某在得知父亲和人打架的情况下,前去现场怎么能叫“借故生非”呢?难道父亲与人打架,儿女不应该去吗?到现场通过了解情况,在知道是谁殴打父亲后,上前与殴打之人理论难道是“借故生非” ?每个人扪心自问在知道自己父亲挨打后,能不闻不问吗?

第二、孙某与孙某某、孙某新并非共犯关系!  

案卷材料证实:                                                                                                                                                                                                                                                 

1、孙某与孙某某并非共犯关系。

孙某某2018年3月5日10时的供述给赵金花打电话说:“我这边打起来了,被人欺负了,中午不回家吃饭了……”说完就挂了,从孙某某的供述看,他并没有组织孙某打架的意思,更没有让孙某新前来打架的意思,因为当时已经临近中午12点,孙某某打电话的主要意思是告诉妻子赵金花不要等自己吃饭了。当天的实际情况是,孙某某知道儿子孙某新去了外地,在他打电话的时候,孙某某并不知道孙某新是否回来,也没有问妻子赵金花孙某某是否回来,所以孙某某打电话并无召集儿女打架的意思。

赵金花2018年3月10日10时的供述:“在接到了孙某某打完的电话后,一旁的孙某新听到了孙某某的电话内容,要过去看看,我特别嘱咐孙某新,你去了千万别跟人干仗,”

以上证据说明,孙某新和孙某赶到现场不是孙某某组织的结果。

孙某新2017年12月20日13时的供述:“我当时问我父亲怎么回事,我父亲说对方打我了,”

孙某2018年3月2日17时的供述:“当时我爸一指说那个男的打的他,”

孙某2018年3月6日9时的供述:“我父亲没有指使我去打击报复和他发生冲突的那个男的,”

以上证据证实,在孙某问孙某某和与谁打架时,孙某某仅是告诉了孙某打架的对象,并没有授意他们去动手打人,辩护人要强调的是,孙某某告诉儿女自己与谁打架,这一点在情理之中啊,难道在儿女追问自己与谁打架时他不应该告诉吗?孙某某没有授意在现场的孙某和孙某新动手打人,在这一点上,孙某与孙某某二人仍构不成共犯!

二、孙某与孙某新并非共犯。

    首先,在去现场的路上没有任何证据证实孙某新与孙某有过沟通和商量,说见到打他们父亲的人就动手,庭审调查证实,因为不知道现场是啥情况,二人一路在车上什么话也没有说,这表明二人事前并无同谋。

马彦龙2017年10月3日17时的陈述:“女的抓我领子问我,是不是你打我爸了,这个时候和他一起来的男的直接打我脸部,”马彦龙自己的供述明确了孙某只是抓住了其领子质问他为什么动手打孙某某,先动手的是孙某新,从后面直接打的他的脸。

孙某2018年3月2日17时的供述:“当时我爸说那个男的打的他,我就走到那个男的面前质问他为什么打我爸?……他(孙某新)忽然从后面从后面上来打那个男的,我被夹在中间当时懵了”孙某的供述与马彦龙上述陈述基本一致,都证实孙某上前并没有动手,而仅是质问,是孙某某在后面动的手,孙某陈述证实她当时被夹在马彦龙和孙某新中间有点懵了,这说明孙某新从其身后动手是孙某没想到的,孙某的质问与孙某新突然从后面动手没有形成共同犯意。

孙某新2017年12月20日13时的供述:“他俩(指田保国和孙某)没有跟我踢脸的小伙子(马彦龙)动手”孙某新的陈述也证实孙映雪没有动手打马彦龙。

虽然马彦民2017年10月3日15时自己陈述:“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上来对马彦龙摁在地上拳打脚踢,”对于马彦民的这一陈述与被害人马彦龙自己的陈述和孙某的陈述互相矛盾,不足以认定!

审判长、综合全案来看,孙某与孙某新在事中没有形成共犯关系,孙某新突然动手是超出孙某意料之外的,孙某新动手也没有和孙某打招呼,实际上孙某新根本就没考虑孙某动不动手的问题,用孙某新2017年12月20日13时自己的供述说:“他全神贯注的打那两个家伙,根本没注意到田保国和孙某有没有动手”,这说明他在动手的时候根本与孙某就没有意思联络,何来共犯?

不可否认,孙某确实用小石块投了马彦龙一下,但这一下用的多大的石块不知道,投没投中也不知道,但是结果知道,姜宏雷2017年10月16日18时证实:“那个女的,拿起石头砸在马彦龙的身上,可能是腰上,”问题是马彦龙腰上没有形成任何伤情,怎么能让一个与孙某新、田保国都没有意思联络的人去承担他们所造成的伤情呢?

审判长,“要让每一个当事人在案件中感觉到公平正义”是习近平总书记对审判机关的要求。无论如何,投了一颗没有造成任何伤害的石子就构成寻衅滋事,且不问原因就定罪!对当事人是不公平的,审判是司法的最后一道闸门,是被告人最后的指望,辩护人在这里期待法官作出有担当的判决。

谢谢!

 

                                    郭旭律师

 

                                 2018年11月13日

 

 

 

 

 

三、一审判决。

    巴林右旗法院以《(2018)内0423刑初158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人孙某免于刑事处罚。

四、检察院以量刑太轻提起抗诉,二审法院裁定维持。

     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9)内04刑终55号裁定书》裁定驳回抗诉、上诉,维持原判。

 

 

时间:2019-7-24 13:4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