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复核 物权争议 抵押但保
交通事故 大案解析 普法视频
首页成功案例
 
四平市副县长受贿92万 二审11年减为8年

四平市副县长受贿92万 二审11年减为8年

 

一、一审判决。

四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李某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人民币92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应予处罚。判决被告人李某有期徒刑11年。

被告人不服,委托郭旭律师提起上诉。

二、二审辩护意见。

李某涉嫌受贿罪

二审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郭旭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李某及其父亲的委托,指派我作为李某涉嫌受贿罪的二审辩护律师,经过阅卷,会见被告人李某,特别是通过今天的庭审调查,本案的事实已经清楚,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有以下应减轻处罚的情节,请合议庭予以考虑、采纳:

    一、被告人李某具备自首情节,且应当考虑减轻处罚。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某所具备的自首情节不用于一般犯罪的自首情节,应当考虑减轻处罚,原因有二:

    1、从内容上说,侦查机关事先未掌握被告人任何受贿罪的证据线索,本案所有的犯罪事实全部由被告人李某主动供述。纪委机关以贪污罪对李某进行的“双规”,在“双规”期间,经过查证,贪污的行为不能成立,那么,按照相关规定就应当解除“双规”,但是,四平市纪委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对被告人李某继续“双规”,被告人李某主动供述了本案的行为,这种情况不同于一般自首情节,一般自首情节侦查机关不是发现了部分犯罪事实就是发现了犯罪的初步证据,而本案侦查机关没有掌握任何犯罪事实又没有丝毫犯罪的初步证据,在这种情况下,被告人的供述直接关系到本人的罪与非罪,换句话说,被告人的自首情节对于本案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有鉴于被告人的自首对于该案的重要性,应当考虑对被告人减轻处罚。

    2、从自首的背景上看,被告人李某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受到四平市纪委刑讯逼供“自证有罪”。本案被告人的自首是在刑讯逼供的背景下做出的,辩护人认为,具体到本案来说,遏制刑讯逼供最合法有效的手段就是,对于李某的自首适用减轻处罚。

    二、有鉴于本案被告人李某是在刑讯逼供下所做的供述,应当适用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予以排除。

    根据庭审调查的情况,被告人李某已经就受到刑讯逼供的时间、地点、内容和联合办案的讯问人员描述的很清楚,根据《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的规定:“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审判前供述是非法取得的,法庭应当要求其提供涉嫌非法取证的人员、时间、地点、方式、内容等相关线索或者证据。”本案被告人李某的法庭描述,已经达到了《规定》对于被告人要承担举证责任的要求,那么,公诉机关就应当举证证明没有刑讯逼供。在这里,辩护人要解释一下,为什么检察机关没有对李某刑讯逼供也要对其证据材料适用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因为本案在由四平市纪委向四平市检察院移交案卷时,四平市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和被告人李某“有约在先”,就是被告人李某不能翻案,如果翻案,检察院就不接受案卷材料,要被告人李某继续在廉政中心遭受折磨,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告人在检察院所做的供述实际是刑讯逼供的延续,从内容上将,侦查机关的供述抄袭了四平市纪委的双规材料,也是纪委材料的延续,所以,虽然四平市检察院没有对被告人实施刑讯逼供,但是其所获得的被告人供述材料确实是刑讯逼供的结果,应当适用非法证据排除规则。

    对于公诉机关当庭出示的被告人讯问笔录,只能证明检察院没有刑讯逼供,不能排除李某供述的最初形成是刑讯逼供的结果,依据《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的规定:“经审查,法庭对被告人审判前供述取得的合法性有疑问的,公诉人应当向法庭提供讯问笔录、原始的讯问过程录音录像或者其他证据,提请法庭通知讯问时其他在场人员或者其他证人出庭作证,仍不能排除刑讯逼供嫌疑的,提请法庭通知讯问人员出庭作证,对该供述取得的合法性予以证明。”该条明确规定了排除非法证据的方式只有两种:一、出示原始的录音录像,二、通知讯问人出庭作证,在这里,辩护人郑重向法庭提出申请,请公诉机关出示四平市纪委获取被告人李某言辞证据的录音录像,如不能排除刑讯逼供,就必须排除被告人李某的供述。

    三、被告人李某每起案件的辩护意见。

    辩护人总的意见是:“只有史立山一起构成受贿罪,其他均不符合受贿罪的构成要件”

    1、被告人李某收受孙某30万元一事,不构成受贿罪。

没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对方牟取利益是本案不构成受贿罪的核心,从本案材料上看,孙某之所以给李某钱,是因为李某协调省财政厅及时拨付了工程款,之所以说李某没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是因为:一、李某是副县长,他的权力触及不到省里,触及不到省财政厅,二、李某是主管交通的副县长,财政不在他的分管之列,他与财政厅没有职务上的隶属关系。所以,李某协调工程款与其职务、职责没有丝毫关系。其实,李某是通过自己的社会关系完成协调的,从案卷材料看,孙某证实:“我和县财政局的有关人员去省财政厅沟通过这件事,也没有及时下拨,最后和主管交通的李某到财政厅做做工作,李某通过审计署长春特派办与财政厅协调此事,我和李某和审计署长春特派办的人(记得姓曲,是个副处长)找到经济建设处汤副处长进行沟通,过了时间不长,就拨下来了”。从这一证言看,在李某协调之前,孙某通过工作程序多次催要未果,是李某利用了自己的朋友关系,就是找了曲铁胜才要回了工程款,这里面与李某的职务职责没有丝毫关系,所以,不管被告人李某是否收受30万元,均不构成受贿罪。

    2、收受张某20万元钱,不构成受贿罪。

    本起案件张某证实是因为工程不能按时完工,找到李某希望李某能够同意工程延期,恰恰是在这一关键问题上,根据刚才的庭审调查能够证实,决定是否延期的不是被告人李某,在得知博物馆已完成的工程质量不合格后,李某就这一问题会同宗教局长、博物馆长三人共同向县委书记做了汇报,县委书记强调博物馆是形象工程,施工速度应服从质量,即使工程延期也要保证质量,故本起真正决定工程延期的是县委书记,实际上为张某牟取利益的不是被告人李某,至于是否追究施工方延误工程的违约责任是博物馆的义务,不是李某的义务,因为张某的沈阳爱的展览艺术工程有限公司是和博物馆签订的承揽合同,李某是合同外主体,他根本没有追究沈阳爱的展览艺术工程有限公司违约责任的资格,故,没有追究违约的责任不能让被告人李某承担。

    3、没有为申某牟取利益是该起不构成犯罪的主要原因。

    本起是辩护人要着重强调的一起,被告人李某不构成受贿罪有以下原因:

    (1)申某向李某提出承包工程时,被告人李某有明显回绝的意思。申某证实:“我找到李某,李某说这个工程要垫资,并且需要资质和其他投标公司”,李某供述证实:“申某要我帮忙,我说招标公告已经发出了,县里出500万元,剩下的省里出钱,你想修这条路需要垫付大量资金,你有钱吗?你修这条路有资质吗?”,最后,碍于亲戚的情面李某虽然答应帮助申某,实际却没有任何帮助。

    (2)李某没有向申某提供任何帮助的关键在于,没有告诉孙某和范永明要他们照顾谁,孙某和范永明也不知道要照顾谁。范永明证实:“大约2010年4、5月份的时候,我和孙某去李某那里汇报工作,李某说有个朋友要干这个工程,我们说必须按程序走,如果别人比他业绩好,他也不能中标,李说让他自己解决,没有说这个人是谁。鑫磊公司中标之后,我才知道朋友是申某,申某中标是按照程序进行的”,范永明的证言证实,在整个中标过程中,他都不知道李某说的那位朋友是谁,是在中标之后才知道的,所以,李某根本不可能通过孙某和范永明为申某牟取利益,虽然李某和孙某、范永明说过此事,但因为李某没有透露申某的身份,所以对于申某中标没有任何意义,且范永明证实申某中标完全是按照正常程序走的。

    (3)被告人李某要求尽快转包是为了保证在施工工期内顺利完成伊西公路,不是为申某牟利。申某承包工程后,不能按期施工,为了保证工程按期完工,李某有职责义务要求孙某妥善处理此事,在这种情况下,孙某责成范永明找到盛博公司承包该工程,至于盛博公司怎么和鑫磊公司谈判转包、如何分成是两个公司之间的民事关系,与李某无关,李某也不知情。

    (4)申某给李某30万元纯属申某自己的误判。申某以为李某帮他的忙了,其实李某根本没有为他牟取任何利益,是申某自己的误判让他做出了该行为,但并不表明李某实际为他牟取了利益。

辩护人在这里要强调的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请托人提出了具体的请托事项,同时把财物交给受贿人,只要受贿人收受了贿赂,即视为承诺谋取利益,这样的规定是正确的,即不管将来受贿人是否真的为请托人谋取利益,至少在当下钱权交易是成立的,受贿人在请托人提出请托事项后收受贿赂,应视为受贿人向请托人默认或者承诺为其谋取利益,这符合受贿罪的特征,但本案不属于这种情况,本案虽然请托人提出了请托事项,但没有给付财物,也没有做出事成之后给付财物的约定,且实际过程中被告人也没有给请托人谋取任何利益,这里面不存在请托人通过行贿让受贿人作出承诺或者默许谋取利益的情况,这是本案不能适用司法解释的最关键因素。

    4、给孟某的养猪场批价调基金完全是职责所在,事前没有任何人向被告人李某提出过此事。受贿罪要求请托人要有明确的请托事项,否则受贿之人不知道请托人的请托事项,无法为其牟利。本起案件,孟某找的其五弟孟凡伟,要求帮助养猪场解决价调基金,孟凡伟找到物价局长张向东,张向东按照规定派工作人员现场考察了孟某的养猪场,认为符合条件将材料上报李某审批,在这时,没有任何人向李某提出照顾孟某的养猪场,李某是在完全依职责的情况下审批了该申请,辩护人要强调的是,该申请是包括孟某在内的许多人,不涉及任何权钱交易,更没有特意照顾任何人,在之后,孟凡伟以李某照顾为由给其送钱纯属一厢情愿。

    5、没有为延边巨灵集团伊通城市公交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某牟取任何利益,同样是被告人不构成受贿罪的原因。权钱交易是构成受贿罪的核心要件,本起虽然刘某提出要求更改运营期限和给付燃油补贴,但被告人李某没有给予任何照顾,本起的实质是刘某以更改运营期限为由和被告人套近乎、联络感情以便后来好办事,所以才先后两次在明知被告人没有为其办理牟取任何利益的情况下给付钱财,纵观整个行为过程没有任何交易存在。

审判长、审判员,最后被告人在强调两点:一、反腐败虽然重要,但是不能靠刑讯逼供来反腐败,“尊重自由、保障生命”同样重要,二、本案五起案件不存在权钱交易,不构成受贿罪。

    鉴于本案被告人李某有不同于一般情节的自首,请法庭考虑对被告人判处5年有期徒刑。

    以上辩护意见请考虑、采纳。

                                                         辩护人:郭旭律师

 

                                                          2015年3月20日

三、二审判决。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吉刑经终字第11号】刑事判决书认定:“关于上诉人李某的辩护人提出李某具有自首情节,应当减轻处罚,一审判决对李某量刑不准确的辩护意见。经查,根据破案经过,被告人李某因涉嫌贪污被四平市纪检监察机关立案调查,期间,主动交代纪检机关尚未掌握的受贿犯罪事实。根据法律规定,李某构成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根据李某的受贿数额、全部退赃及自首情节,可减轻处罚,故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出庭检察员的意见除量刑意见外,本院予以采纳。

......判决如下:

上诉人李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时间:2015-6-23 16:5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