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复核 物权争议 抵押但保
交通事故 大案解析 普法视频
首页抵押担保
 
法定代表人越权担保,担保合同有效

法定代表人越权担保担保合同有效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章程对投资或者担保的总额及单项投资或者担保的数额有限额规定的,不得超过规定的限额。
  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
  前款规定的股东或者受前款规定的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前款规定事项的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

该条不但明确了公司享有对外担保的权利,而且规范了担保行为的法律程序:由公司章程在董事会和股东(大)会之间选择对外担保的决议机关。但违反该条规定的担保是否有效,新《公司法》并未明确规定,目前也没有相应的司法解释加以规范。鉴于新《公司法》16条规定的模糊性,审判实践中,对新《公司法》16条是否为效力性条款以及违反该规定的担保是否有效不同的法官可能会产生不同的理解,对公司违反新《公司法》16条的规定对外提供担保的,主要有以下三种意见:一是应认定担保合同未生效;二是认定担保合同有效;三是认定担保合同无效。
    在讨论违反《公司法》16条规定的担保是否有效之前,我们必须先确定该条款是不是属于《合同法》规定的效力性强制条款,如果属于效力性强制条款,违反该条规定所签订的担保合同当然无效,如果不属于效力强制性条款则违反该条规定所签的担保合同有效或者未生效。

部分学者认为,《公司法》第16条表述中使用诸如“不得”、“必须”和“应当”等限定词义来解读,表明第16条在性质上属于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而非倡导性规定或者任意性规定,这种看法是错误的。公司违反新《公动法》第16条这一规定对外提供担保,不属于《合同法》第52条第(5)项关于“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的情形。根据《合同法解释(二)》第14条关于“合同法第52条第(五)项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的规定可以看出,上述规定在《合同法》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缩小了合同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时情形。因此,不能将《公司法》第16条的规定认定为是一条强制性的规范。在《公司法》没有明确规定公司违反《公司法》第16条对外提供担保无效时情形下,对公司对外担保的效力应持宽容态度。本条所用的诸如“不得”、“必须”和“应当”是指的公司内部决议程序所必须遵守的行为,不得约束第三人,不能以违反公司内部决策程序的规定来否定与外部第三人所签合同的效力。
    根据《合同法》第50条关于“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合同,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该代表行为有效”以及《担保法解释》第11条关于“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担保合同,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该代表行为有效”的规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对外提供担保应认定为有效。可见,对于公司法定代表人越权对外提供担保的情形,公司对外仍应对善意第三人承担民事责任。但是对于非善意第三人,公司则不必承担责任,其法定代表人的越权行为应为无效。

怎样判定第三人是善意还是恶意呢?如果法定代表人以公司名义出具了内容完备的担保函或者签订了保证合同,但其行为确实违反了公司章程,能否以第三人未审查公司章程来认定第三人有过错呢?显然不能!有限责任公司的公司章程不具有对世效力,有限责任公司的公司章程作为公司内部决议的书面载体,它的公开行为不构成第三人应当知道的证据。强加给第三人对公司章程的审查义务不具有可操作性和合理性,第三人对公司章程不负有审查义务。第三人的善意是由法律所推定的,第三人无须举证自己善意;如果公司主张第三人恶意,应对此负举证责任。因此,不能仅凭公司章程的记载和备案就认定第三人应当知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超越权限,进而断定第三人恶意。

那么,违反公司法16条的规定是否属于未生效合同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公司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六条规定:“公司提供担保未履行《公司法》第16条规定的公司内部决议程序,或者违反公司章程规定的,应认定担保合同未生效,由公司承担缔约过失责任。担保人不能证明其尽到充分注意义务的,应承担相应的缔约过错责任。”

按照北京市高院的《意见》违反公司法16条的担保合同属于未生效,但是,北京市高院随后的判例却对违反公司法16条的担保合同做出了有效认定,并且这一认定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认可!在北京市高院审理的《中建材集团进出口公司诉北京大地恒通经贸有限公司、北京天元盛唐投资有限公司、天宝盛世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江苏银大科技有限公司、四川宜宾俄欧工程发展有限公司进出口代理合同纠纷案》中,最高人民法院对北京市高院认定违反公司法第16条规定的担保合同有效给予了支持,在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公司违反公司法第16条的规定,与他人订立担保合同的,不能简单认定合同无效。第一,该条款并未明确规定公司违反上述规定对外提供担保导致担保合同无效;第二,公司内部决议程序,不得约束第三人;第三,该条款并非效力性强制性的规定;第四,依据该条款认定担保合同无效,不利于维护合同的稳定和交易的安全。”

    所以,违反公司法第16条的规定提供的担保应为有效。

时间:2013-5-23 16:3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