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复核 物权争议 抵押但保
交通事故 大案解析 普法视频
首页婚姻继承
 
怎样判别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还是个人债务

怎样判别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还是个人债务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郭旭说法,本期节目我们说说怎样判别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还是个人债务的问题。

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还是个人债务,关系到夫妻之间是否共同承担债务的问题,关系到债权人的债权是否能够得到合理保护,婚姻法及其司法解释在认定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这一问题上,有明显的差别。在解读这个差别之前,我们首先要说明一点,夫妻之间就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纠纷与债权人和债务人的配偶之间就是否属于共同债务的纠纷是两个法律关系。适用不同的法律规定和举证责任。

    下面我们就说说,法婚姻法及其司法解释就夫妻共同债务所作规定:

    《婚姻法》第41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由夫妻共同偿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7条第1款也规定:“夫妻为共同生活或为履行抚养、赡养义务等所负债务,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离婚时应当以夫妻共同财产清偿。”可见,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应以该债务是否是“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为判断标准。无论负债的是夫妻一方还是双方,只要该债务是“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即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由夫妻共同偿还。

然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婚姻法第19条第3款规定的情形为:“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据此,债权人对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只要该债务形成于债务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原则上均应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而不论该债务是否是“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

    《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显然与《婚姻法》第41条、《离婚财产分割意见》第17条规定的“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标准不一致。对此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理解:

    第一种理解认为,《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与《婚姻法》第41条、《离婚财产分割若干意见》第17条适用不同的场合,两者并不冲突。《离婚财产分割若干意见》第17条规定是夫妻离婚时如何进行债务承担所作的规定,是夫妻内部承担债务的标准和依据;《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系从债权人主张权利的角度所作的规定,两个法条针对的是不同的法律关系,故在债务性质认定标准、抗辩事由、举证责任、证明标准上规定不同是完全合理的,法院应当区别场合准确适用法律,不能将夫妻内部关系和夫妻一方与债权人之间的外部法律关系的债务的性质的认定标准混为一谈。” 按照这种理解,《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本意就是其文字反映出来的表面意思,即:在债权人主张权利的场合,只要该债务发生在债务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无论其本质上是夫妻个人债务还是夫妻共同债务,均应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

第二种理解认为,应当将《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与《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结合起来理解,《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夫妻一方个人名义所负债务”实际指的是“夫妻一方个人名义所负的夫妻共同债务”。个人债务由夫妻一方用个人财产清偿本无争议,而以‘个人名义所欠债务’实际上是一方以个人名义为夫妻双方谋取利益时所负的债务,这种债务在本质上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应当由夫妻双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上述两种理解哪种符合《婚姻法解释二》的本意呢?笔者认为是第一种。首先,从文义解释上看,以夫妻一方个人名义所负的债务既包括为夫妻双方谋取利益的情况,也包括为夫妻个人谋取利益的情况,如果仅将其界定为“为夫妻双方谋取利益”,而把“为个人谋取利益”排除在外,显然不符合文义解释的要求。其次,《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的是“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而不是“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这说明这种债务本质上可能不属于或不完全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否则就不存在“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的问题。第三,最高人民法院在“《婚姻法解释二》的起草说明”中称:“对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所欠的债务,原则上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应该由夫妻共同偿还。”“起草说明”同时阐述了制定第二十四条的两个出发点,即:一是要维护债权人的利益;二是在与其他债权债务人的关系中应将夫妻作为一个共同体来看待。既然将债务人夫妻作为一个共同体来看待,那么自然——只要该债务发生在债务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无论该债务是夫妻共同债务还是个人债务,都应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债权人都有权利要求债务人夫妻共同承担责任。这样理解才是顺理成章的。而且“起草说明”通常须作为附件随司法解释草案一并提交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起草说明”无疑更具有权威性。

那么法律为什么要对两种法律关系作出不同的规定呢?

我们先说说法理依据,夫妻一方借债是为了夫妻共同生活,属于夫妻双方内部的事务,是厘定夫妻夫妻之间是否承担债务的依据,夫妻关系也是依据契约建立起来的,夫妻一方所借债务是否经过另一方同意或者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是夫妻之间的事,不能以此来抗辩作为第三人的债权人,除非债务人和债权人明确约定该债务属于个人债务或者债权人明知债务人与其配偶财产各自独立。那么婚姻法为什么要把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债务作为夫妻共同债务的要件呢?这主要是考虑维护债务人配偶一方的利益,担心债务人恶意举债或者与他人串通虚构债务来损害配偶一方的财产利益,但是,把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作为债权人向配偶一方主张债权的依据,对于债权人很不公平,因为对于所借出的财物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债权人无法知道,如果债务人的配偶以借债的时候自己并不知情该债务也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来抗辩,债权人也没有办法抗辩,因此婚姻法解释二就债权人和夫妻之间如何判定个人还是夫妻共同债务做了规定,就是将一方虽然以自己的名义所借债务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这样规定有以下合理之处:

    第一,符合社会现实。现实中绝大多数家庭都实行夫妻共同财产制,绝大多数债务都与夫妻共同生活有关。如果债务人的配偶一方主张该债务并未用于共同生活不是夫妻共同债务而拒绝赔偿这种情形要求配偶承担举证责任,举证证明的内容不是所借债务是否用于共同生活,因为债权人一方无法判断债务人配偶一方所提出的没有用于共同生活证据的真伪性,法院也无法判断,如果以此为据等于对债权人没有保护。那么债务人的配偶举证要证明什么呢?要证明以下其中之一:债务人和债权人之间的债务是虚假的或者债务人和债权人的债务关系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债权人知道债务人和配偶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财产是各自独立的。如果债务人确实没有将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怎么办?这个时候配偶一方在偿还了债务以后,可以向另一方追偿,这有点像民法里的连带责任。之所以这样做源于婚姻法中的夫妻家事代理权,《婚姻法解释一》第17条规定:“夫或妻在处理夫妻共同财产上的权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作重要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他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为由对抗善意第三人。”当然,如果不涉及债权人,只是夫妻双方在离婚过程中,一方提出所借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或者个人债务,就得举证证明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了。

    第二,标准明确,容易操作。司法实践中,债务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属于“隐性事实”,债权人难以举证,法院也很难查清。但按《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只要债权人能够证明债务发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而债务人或其配偶又不能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债务人夫妻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且债权人知道该约定,即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判断标准统一、清楚、明确,便于操作。生活中很常见的一种情况是,夫妻一方为经营企业或者理财投资所借债务,其生产经营所得未用于家庭生活,而是用于扩大再生产或者投资其他行业,或者投资经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这种情况离婚时应当作为夫妻共同财产,理由很简单,婚姻法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存续期间经营所得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不管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同样,在经营期间所负债务亦应是夫妻共同债务。

    第三,有利于保护债权人的利益,促进交易。如果在债务设定中,一律否定债务对债务人配偶的约束力,那么债权人就会要求债务人夫妻共同作出意思表示,这无疑会阻碍社会交往,给人们生活造成诸多不便。《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实际上扩张了夫妻双方的意思自治能力,对于维护民事交易的安定性和稳定性,促进交易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也有利于夫妻生活的便利,减少婚姻生活成本。

实践中也存在某些法院坚持按照将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作为债务人配偶是否承担债务的情形,所以提醒债权人在借债的时候要写明借款用途,或者有夫妻双方的签字。

好本期节目就到这儿,谢谢大家收看,再见。

时间:2012-8-1 12:0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