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复核 物权争议 抵押但保
交通事故 大案解析 普法视频
首页知识产权
 
等同侵权的判定

等同侵权的判定方法,直接的受制因素乃是专利的保护范围或者说是对专利保护范围的解释。专利保护范围的解释方法上经历了一个中心界定主义——周边界定主义——“折衷主义”的演变过程。中心界定将专利的创意(中心)周围的一定技术要素都吸纳入于权利要求书的范围。周边限定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对权利要求准确性的要求,适应了专利制度发展的需要,对于保证公众对公共领域中在先技术的自由使用和未知技术的自由开发上具有重要意义。然而,寻求利益的平衡毕竟是法律调整社会机制的主要功能,为了既刺激研究开发者的积极性,又防止专利保护的边界模糊而损害公众利益在中心界定主义和周边界定主义之间应该有一个缓冲地带,即所谓的“折衷”主义。“折衷”原则要求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权利要求书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和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司法的裁量权在模糊的边界上仍预置着较大的张力,而价值趋向始终与适用该标准相伴随。 

    在等同物的比较方法上,“物”是指具体技术特征而非完整的技术方案。在比较方法上,应当用被控侵权物中的具体技术特征与专利请求权中的必要技术特征逐一进行比较判断。因为,“专利权利要求中包括的每一项要素在解释专利发明的范围时都具有实质性意义,因此等同原则必须适用与权利要求的每一项要素而不是发明本身。

   在进行等同物判断时,不能以专家或公众的专业知识水平为标准,而应以专利所属领域的普通技术人员所具有的理论知识和操作技能为参照。然而,证明普通技术水平也并非一件轻松的事情,按照一般的理解,法院在确定普通技术人员的水平时,需要考虑以下因素:发明人的教育水平;技术方案遇到的问题;在先技术提供解决该问题的方案;发明完成的速度;技术的复杂程度;相同领域活跃分子的教育水平。审判实践中,由于对“所属技术领域普通技术人员”的理解犹存在重大歧义  

    至于以专家的鉴定结论直接作为定案的依据的妥当性也值得商榷,因为,虽然从事技术鉴定的技术人员在本领域是专家,甚至是权威,但对专利的审查方法以及专利的构成要素并非熟知,他很可能以自己的学识水平看待对比的对象,而忽视以所属技术领域普通技术人员的认知水平来分析对比。简单以鉴定结论结案,将使等同原则的认定的裁判功能转向于专家论证,这不仅导致审判权在专利侵权的等同判定问题上的虚化,而且必然延宕审限,影响审判的效率。

时间:2010-10-7 21:2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