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复核 物权争议 抵押但保
交通事故 大案解析 普法视频
首页刑法讲堂
 
对小额贷集资性质、挂名法定代表人责任的认定

 

 

  [裁判要旨]

  1.企业经营过程中的集资行为不应以案发时借款得不到偿还作为非法占有目的的根据,而应以资金的具体用途和去向评价非法占有目的。

  2.小额贷公司的性质系放贷,故对其放贷的相对人亦应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如果构成该罪,根据对合原理,等于间接认为小额贷放贷的行为违法,故针对小额贷借款部分不作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评价。

  3.法定代表人无论挂名与否,对自己的行为,或者说以自己名义实施的行为本身负有审核的义务,尤其是房地产企业经营过程中的融资行为因其普遍性而应该具有预知性。疏于审核本身就是一种放任。且挂名法定代表人在借款合同上签字对合同的履行起到了批准和决定作用,因此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七十六条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条第二款 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一)集资后不用于生产经营或者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与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

  (二)肆意挥霍集资款,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

  (三)携带集资款逃匿的;

  [基本案情]

  吉林省四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1.合同诈骗罪。2009730日,被告单位伊通满族自治县盛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宇公司)经伊通满族自治县计划委员会核准在伊通镇民族医院道南开发棚户区改造项目,承建伊通满族自治县盛宇豪庭小区。在开发建设过程中,盛宇公司采取用包含已经签订回签协议或已经出售的房屋、车库作抵押与他人签订借款合同或名为买卖合同实为抵押借款合同的方法,骗取长春鼎升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长春市民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张某等单位和个人共计人民币92899921元(附集资参与人名单及金额)。其中,被告人曹某某经手骗取人民币31560421元,被告人牛某某经手骗取人民币60359500元,被告人李某某参与骗取27213441元。案发后,被告单位盛宇公司返还部分骗取款项,并与大部分集资参与人达成还款协议。

  2.毁坏财物罪、妨害作证罪、包庇罪。被告人牛某某在盛宇公司未与住户宋某某家达成房屋拆迁协议的情况下,指使他人于20149月的一天用钩机将宋某某家的四个车库推倒。同年10月的一天,将宋某某家的房屋推倒。在推倒房屋、车库的过程中,致宋某某家红豆杉等物品损毁。

  在公安机关侦查宋某某家房屋、车库被毁案时,被告人牛某某为逃避法律责任,于20168月通过他人找到丁某某,让丁某某到公安机关投案称是其找人推倒的宋某某家房屋、车库。并承诺事后给予酬谢。后丁某某到公安机关投案,称是其找人推倒的宋某某家的房屋和车库。

  20146月,被告人曹某某在被告单位盛字公司未与刘某某家达成房屋拆迁协议的情况下,告知高某某,已与刘某某家达成拆迁协议,让高某某找人拆除,后高某某雇佣他人将刘某某家房屋用钩机损毁,同年7月,被告人曹某某指使他人将刘某某家在被推倒房子废墟上临时搭建的简易窝棚推倒。

  盛宇公司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盛宇公司借款行为没有非法占有目的,借款时更没有虚构事实和隐瞒事实,仅是开发速度与还款数额和期限不匹配,造成严重违约,属于正常的经济合同纠纷,因此,盛宇公司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牛某某的辩解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牛某某对全部借款没有非法占有目的,不构成合同诈骗罪。指控牛某某故意毁财罪证据不足。

  曹某某的辩解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曹某某对全部借款没有非法占有目的,不构成合同诈骗罪。指控牛某某故意毁财罪证据不足。

  法院经审理查明:(1 2009730日,被告单位伊通盛宇公司经伊通满族自治县计划委员会核准在伊通镇民族医院道南开发棚户区改造项目,承建伊通满族自治县盛宇豪庭小区。未经批准,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4331. 318万元,其中牛某某吸收1540万元。曹某某吸收2791万元。(2)故意毁坏财物罪、妨害作证罪、包庇罪认定的事实与指控事实一致。

  [裁判结果]

  吉林省四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1126日作出(2018)吉03刑初54号刑事判决:一、伊通满族自治县盛宇房地产开发公司公司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二、被告人牛某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妨害作证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一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三、被告人曹某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万元,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万元;四、被告人李某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五、被告人丁某某犯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一个月,缓刑三年;六、公安机关查封的房屋按协议约定抵偿借款给集资参与人,继续追缴盛宇公司违法所得,返还集资参与人,不足部分由盛宇公司合法财产继续退赔。宣判后,伊通盛宇房地产开发公司、牛某某、曹某某不服原审判决,提出上诉。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20624日作出(2020)吉刑终53号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上诉单位盛宇公司在公司经营资金短缺的情况下,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规,由上诉人曹某某、牛某某和原审被告人李某某代表公司,以“给付高息”或“房屋回购”方式向社会公众大量借款,所借款项用于公司的工程建设,严重扰乱金融秩序,盛宇公司的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上诉人牛某某、曹某某、原审被告人李某某作为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代表公司实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行为,三人的行为均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上诉人牛某某、曹某某故意毁坏他人财物,数额巨大,二人的行为又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上诉人牛某某用贿买方式指使他人作伪证,其行为构成妨害作证罪。原审被告人丁某某故意作假证明,包庇他人犯罪行为,其行为已构成包庇罪。原审判决认定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妨害作证罪、包庇罪的罪名准确。但一审判决认定向王浩地非法吸收存款100万元,向孙丹旭、路洋、孙卓、史策非法吸收存款139.05万元,向魏占秋非法吸收存款150万元数额错误,应予以纠正,正确的数额为向王浩地非法吸收存款64万元,向孙丹旭、路洋、孙卓、史策非法吸收存款138. 55万元,向魏占秋非法吸收存款100万元。一审判决认定向徐殿新非法吸收存款30万元,但判决所列证据中,徐殿新的陈述没有借款30万元给盛宇公司的内容,借款30万元的收据无法证明与徐殿新有关,因此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此笔事实,故不予认定。

  上诉单位盛宇公司、上诉人牛某某、曹某某、原审被告人李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巨大,应依法惩处。鉴于盛宇公司、牛某某、曹某某将所吸收存款均用于工程建设,案发前后已与集资参与人达成了协议,用在建房屋抵偿借款,牛某某、曹某某传唤到案后,对经手借款事实如实供述,属自首,对盛宇公司及牛某某、曹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依法可从轻处罚;牛某某、曹某某分别雇用或指使他人强行拆除尚未签订拆迁协议的宋某某、刘某某家房屋,毁坏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应依法惩处,考虑到盛宇公司事后已与刘某某家已达成赔偿协议,对曹某某故意毁坏财物罪可以从轻处罚。牛某某指使他人作伪证,妨害司法秩序,应依法惩处。原审被告人丁某某明知他人犯罪而顶名包庇,应依法惩处,鉴于其在犯罪过程中及时坦白犯罪事实,依法可从轻处罚。鉴于原审被告人李某某、丁某某犯罪情节较轻,认罪悔罪,没有再犯罪的危险,符合适用缓刑条件,对二人可依法适用缓刑。

  原审判决认定上诉单位盛宇公司,上诉人牛某某、曹某某,原审被告人李某某、丁某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妨害作证罪、包庇罪定罪准确。认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部分事实错误,予以纠正。对上诉单位、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量刑适当,应予维持。

时间:2021-7-5 15:5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