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复核 物权争议 抵押但保
交通事故 大案解析 普法视频
首页刑法讲堂
 
宾馆、酒店通过卖淫去提升客源,但不参与卖淫分红,是否构成组织卖淫罪

俱乐部的经营管理者不参与具体卖淫活动,而是由“妈咪”直接安排具体卖淫事项。嫖资在“妈咪”和卖淫女之间进行分配,俱乐部不从嫖资中直接获利,但是依靠俱乐部的卖淫女能够向客人出台卖淫来吸引客人、提升客源、增加收益。可以说,俱乐部经营管理者在日常经营的同时也为卖淫活动搭建了平台,并形成了一定的运行规则和较大的规模。在审理过程中,就俱乐部的经营管理者能否认定为组织卖淫罪产生了较大争议。

  一、管理或者控制他人卖淫,是组织卖淫活动核心特征。

  组织卖淫的核心特征是管理、控制多人从事卖淫活动,即通过招募、雇佣、纠集等手段实现对卖淫行为的管理与控制,组织卖淫罪的罪质特征主要体现在其组织行为上。

  如果行为人投资经营俱乐部,直接盈利也来自于俱乐部的客户日常消费,但该俱乐部同时为卖淫行为提供平台。借助于这个平台,俱乐部内“妈咪”和卖淫女开展卖淫活动,即“妈咪”与顾客联系、安排卖淫女进行卖淫。俱乐部并没有专门招聘卖淫女,也没有专门安排卖淫活动,但俱乐部是通过卖淫活动来带动客人消费、获得利益,又通过高额盈利来刺激、引导“妈咪”和卖淫女从事卖淫活动。俱乐部内存在日常经营行为与卖淫活动共生的现象,互相依靠、互相促进业务。可以说,这种行为模式不同于以往的组织卖淫行为,但不论采取何种方式,关键是看行为人是否对卖淫活动起到了管理或者控制作用,而不在于是不是参与直接分红。

  二、管理和控制行为有以下特征。

  (一)宾馆、酒店的卖淫活动不是偶发、零散的,而是已经形成了较大规模。  酒店、宾馆、俱乐部普遍、集中卖淫情况的出现,并非“妈咪”与卖淫女自发、偶发的行为能够形成。 “妈咪”就是为了完成高额业绩而去满足客人需求、安排卖淫服务,而俱乐部的经营管理人员对此明确知晓,为了追求营业收益,允许“妈咪”安排女服务员出台卖淫。俱乐部的女服务员形象好、能出台卖淫,已经成为俱乐部的招牌,为俱乐部带来了巨大营业收益。

  (二)这种规模的形成离不开俱乐部管理层制定实施的各项制度以及具体措施

  一是卖淫活动能够招揽客源、提升订房率、增加营收,经营者为了获取高额经营收益,向管理层指示“要控制‘妈咪’介绍小姐出台卖淫,但不能杜绝”,为了规避直接组织卖淫女

二是俱乐部各项制度均是围绕鼓励和保障卖淫活动展开。

        第一、 在对女服务员的管理上,有目的性地鼓励、支持店内女服务员出台卖淫。比如管理层对能够出台卖淫的女服务员制定较高的坐台小费,招聘时询问是否能够卖淫,“妈咪”更愿意挑选能出台卖淫的小姐去陪侍客人,不出台卖淫的没有陪侍机会等等

第二,把“妈咪”、小姐的收入与业绩捆绑,与“妈咪”签订高额销售协议,并积极督促“妈咪”完成业绩,使“妈咪”不得不通过安排小姐出台卖淫来吸引客源,完成任务。

第三,“妈咪”、小姐的卖淫活动必须依托于俱乐部提供的平台和保障,要服从于俱乐部的管理。

第四,通过一系列反侦查的管理制度,使卖淫活动更加隐蔽,规避检查或打击。

  (三)俱乐部经营管理者的行为实现了对于卖淫人员和卖淫活动的有效管理和控制

  从俱乐部的运行来看,表面上经营管理者对卖淫活动不直接管理,看似松散,实则是严格的利益控制。俱乐部搭建平台,各司其职,有效运作。被告人通过提示有关部门查处力度、保障卖淫女收益、为嫖资结算提供便利等措施,且通过定期会议制度(提示风险、强调纪律、解决纠纷)和业绩协议制度(高额销售业绩)以及对卖淫女的分级、考勤、出门条等风险防控和激励制度,实现了对卖淫人员的有效管理。被告人采用了表面严禁、实际通过一系列制度和措施为“妈咪”介绍卖淫女出台卖淫搭建坚实平台,变相组织卖淫,从中牟取高额利益,已经实现了对相对松散卖淫活动的整合、管理与控制。

  组织卖淫活动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犯罪分子规避处罚的措施而呈现出不同的行为模式,但其认定的核心依旧是判断行为能否体现出对卖淫活动的管理或者控制。

时间:2021-5-30 19:1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