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复核 物权争议 抵押但保
交通事故 大案解析 普法视频
首页刑法讲堂
 
非法拘禁致人死亡以因果关系论 不问主观目的

伏少鹏等故意杀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非法拘禁案


——非法拘禁罪中暴力致死的处理
  
  关键词:刑事;转化;因果关系;帮助犯;主观拟制
  [裁判要旨]
  非法拘禁罪中使用暴力致人伤亡的,依照故意杀人或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属于法律的拟制性规定,除却行为要素与结果要素外并无对主观犯意的要求,因此,该拟制之目的在于无视行为人使用暴力时的犯意而仅以使用暴力行为造成“伤”还是“亡”的结果来确定转化成故意伤害罪还是故意杀人罪。在转化主体的选择上以行为人使用暴力与造成伤亡结果间存在因果关系来确认,而对帮助犯则应考虑其帮助行为是否超出非法拘禁罪规制范畴,并非一律转化。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款 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案件索引]
  一审: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赣09刑初7号(2018年6月13日)
  二审: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赣刑终239号(2018年11月5日)
  [基本案情]
  江西省宜春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伏少鹏、范普、果将、李天一、李佐荃、祝大光组织、领导以推销产品为名,要求参加者购买产品获得加人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三级以上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人员参加,骗取财物,组织参与传销活动人员达30人以上,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的规定,应当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伏少鹏、范普、祝大光、史辉、李零、员二琪、张鸿玉、苏耀钦、张星星、张帆为迫使被害人杨某加人传销组织,非法拘禁被害人杨某,其中被告人祝大光、史辉、李零、员二琪、张鸿玉、苏耀钦受被告人伏少鹏、范普指使对被害人杨某进行暴力殴打并致其死亡,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应当分别以故意杀人罪追究被告人伏少鹏、范普、祝大光、史辉、李零、员二琪、张鸿玉、苏耀钦的刑事责任,以非法拘禁罪追究被告人张星星、张帆的刑事责任。在故意杀人的共同犯罪中,被告人伏少鹏、范普、祝大光、史辉、李零系主犯,同时适用《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被告人员二琪、张鸿玉、苏耀钦系从犯,同时适用《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的规定。
  被告人果将、闫振宇、胡云操明知所在的传销组织对被骗人窝点的人会限制人身自由并实施殴打迫使加入传销活动的情况下,将被害人杨某骗至宜春的传销窝点,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应当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张帆、张星星明知所在的传销组织对被骗人窝点的人会限制人身自由并实施殴打迫使加入传销活动的情况下,分别将被害人王某某、贺某骗至宜春的传销窝点,被告人伏少鹏指使被告人杲将、闫振宇等人对被害人王某某、贺某实施非法拘禁和殴打,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应当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伏少鹏、范普、果将、李天一、李佐荃、祝大光共同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告人伏少鹏、果将、闫振宇、胡云操、张帆、张星星共同构成非法拘禁罪,同时适用《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被告人伏少鹏、范普、祝大光、果将一人犯数罪,同时适用《刑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提请法院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诉称:请求法院依法追究被告人伏少鹏、范普、祝大光、史辉、李零、员二琪、张鸿玉、苏耀钦故意杀人罪的刑事责任,请求法院依法追究被告人张星星、张帆、果将、闫振宇、胡云操非法拘禁罪的刑事责任,并依法判令各被告人赔偿给其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费、交通费等共计120万元。
  被告人伏少鹏等人辩称:(1)其犯罪是受到上级胡海洋的指示和威胁,将被害人骗至宜春传销窝点的决定是胡海洋作出、协调安排的。(2)对新人的7日流程是传销组织规定的,主要是体罚、骂人和限制自由,没有殴打的故意。(3)另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金额偏高,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死亡赔偿金、交通费不合理等。
  被告人伏少鹏等人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1)被告人不是传销组织的头目,其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中系从犯,应当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2)被害人杨某的死亡是综合原因造成的。被告人主观上没有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客观上没有实施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其行为不构成故意杀人罪;(3)被告人如实交代自己的罪行,有悔罪表现,认罪态度较好;(4)被告人愿意赔偿被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可酌情从轻处罚;(5)被告人也是传销组织的受害者;(6)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诉请金额明显偏高等。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至2016年,被告人伏少鹏、祝大光、李佐荃、范普、果将、李天一经他人介绍先后加人以推销“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产品(实际无产品)为幌子的传销组织。该传销组织以拉人头方式发展下线,形成了业务员、管家、主任、大主任、业务经理、业务总管的层级管理模式,以介绍工作、合伙经营生意等名义将被害人诱骗到传销窝点,通过上课洗脑、非法拘禁、暴力殴打等方式诱骗、胁迫被害人购买传销“产品”,变相交纳费用,加入传销组织。至案发时,被告人李佐荃、范普、果将、李天一均系该组织的主任,且在大主任被告人伏少鹏的带领下在宜春各管理一个传销窝点;被告人祝大光则在另一大主任王亚楠(另案处理)的带领下在宜春负责管理一个传销窝点。被告人果将和闫振宇分别作为传销组织的主任和管家,安排其窝点内的被告人胡云操积极为组织发展下线。胡云操在明知新人进人传销窝点后会遭到非法拘禁,仍于2017年2月26日将被害人杨某骗至宜春。大主任被告人伏少鹏得知杨某来宜春后,安排主任被告人范普接管杨某,并安排被告人祝大光给杨某“立规矩”和“撕面子”。范普通过管家被告人史辉安排被告人李零担任“黑脸”负责恐吓杨某、被告人张星星担任“师傅”负责看管杨某、窝点内其余业务员听史辉安排进行配合,并让李零、胡云操将杨某带至其所管理的传销窝点(位于宜春市贸易广场菜市场附近豪德花苑A栋701室)。杨某进人该窝点后,李零等人立即对杨某进行人身控制,并开始对其进行威胁、恐吓、按压、殴打。在此后的几天里,杨某被被告人员二琪、张鸿玉、苏耀钦、李零、张星星轮流看守,并多次遭到祝大光、史辉、李零、张鸿玉、员二琪、苏耀钦的暴力殴打,在他们殴打杨某的过程中,周冬亮、曾松、孙雷、刘洋(均另案处理)、张星星帮忙按住杨某的手脚使其无法反抗。范普认为杨某不老实而对杨某扇过耳光和朝其脸上泼过水。被告人张帆则充当“红脸”,会在杨某遭受到殴打后对其进行情绪安抚。此外,范普作为该窝点负责人每天会听取史辉对杨某的情况汇报,并向大主任伏少鹏进行汇报。3月2日,杨某在下午连续遭到祝大光、史辉、李零、员二琪、张鸿玉、苏耀钦的暴力殴打后,于当晚7时许开始昏迷,后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伏少鹏得知杨某死亡消息后,当晚立即安排范普等人将传销窝点所有人员转移躲藏。经法医鉴定,杨某系钝性暴力反复打击导致创伤性休克及急性肾功能衰竭而死亡。
  [裁判结果]
  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6月13日作出(2018)赣09刑初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一、被告人伏少鹏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1万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1万元。二、被告人祝大光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5000元。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5000元。三、被告人范普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5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5000元。四、被告人李零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五、被告人史辉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六、被告人员二琪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七、被告人张鸿玉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八、被告人果将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5000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5000元。九、被告人苏耀钦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十、被告人李天一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5000元。十一、被告人李佐荃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5000元。十二、被告人张帆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三、被告人闫振宇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四、被告人张星星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十五、被告人胡云操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十六、被告人伏少鹏、果将、李零、员二琪、苏耀钦、张帆、闫振宇、胡云操连带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23836.9元。
  宣判后,杨成元等人不服原审判决,提起上诉。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5日作出(2018)赣刑终239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上诉人伏少鹏、范普、果将、李天一、李佐荃、祝大光组织、领导以推销产品为名,要求参加者购买产品获得加人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三级以上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传销组织,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上诉人伏少鹏、范普、祝大光、史辉、李零、员二琪、张鸿玉、苏耀钦、张帆、原审被告人张星星为迫使被害人杨某加入传销组织,非法拘禁杨某,其中祝大光、史辉、李零、员二琪、张鸿玉、苏耀钦受伏少鹏、范普指使对杨某进行暴力殴打并致其死亡,伏少鹏、范普、祝大光、史辉、李零、员二琪、张鸿玉、苏耀钦的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张帆、张星星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拘禁罪。上诉人果将、闫振宇、原审被告人胡云操明知所在的传销组织对被骗人窝点的人会限制人身自由并实施殴打的情况下,将被害人杨某骗至宜春的传销窝点;上诉人张帆、原审被告人张星星明知所在的传销组织对被骗人窝点的人会限制人身自由并实施殴打的情况下,分别将被害人王某某、贺某骗至宜春的传销窝点,伏少鹏指使果将、闫振宇等人对王某某、贺某实施非法拘禁和殴打,伏少鹏、果将、闫振宇、胡云操、张帆、张星星均已构成非法拘禁罪。上诉人伏少鹏、祝大光、范普、杲将一人犯数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
时间:2019-11-25 16:34:05